当前位置: 主页 > 乱伦 > 正文

儿子的性交要求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02-05 18:33

丈夫是在贸易公司上班的柑野美佐子心里有不可告人的苦恼。

那是亲生儿子向她要求。他说妈妈好漂亮,给我干好不好,这样要求妈妈的肉体。

在院子里、在房间、在厨房……..。发出如诉如泣的声音从后面抱住她,把硬梆梆的肉棒顶在屁股的缝上。

不论在那里都不能大意。简直就像在家里养一条发情的野兽。所以美佐子要趁儿子上学的时间才敢洗澡。因为洗澡的时间就是最危险的时机。

无论在任何场所里抱住,美佐子也会拼命抵抗。绝对拒绝到底,有时美佐子的反击,指甲在儿子的脸上抓出血迹。但美佐子已经感到疲惫,精神快要瘫痪。

「妈妈要咬舌自杀……..你奸淫尸体吧。」

现在的精神状态,对说这种话也感到疲倦。

天气逐渐变热,要开始穿夏天的薄质衣服。她露出雪白皮肤的模样,一定会更刺激儿子。

想到这里,美佐子的苦恼就更深刻。

美佐子很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,藉别人的智慧解决自己的苦恼。其实得不到智慧也没有关系,只要说出来就好,在这样下去真的会疯了….,。美佐子在心里上已经形成这种程度。

「我对你说真话……..我们是露娜。」

在本地做为插花的教师很出名的,年轻就做寡妇的星野纱织对美佐子这样说,然后好像看她的反应,闭上嘴凝视美佐子的表情。

「什么是露娜呢?」

美佐子从对方的眼色感到异常,但还不了解露娜的意思。

「露娜是罗马神话里的月亮女神。是指母子相奸。你坦白说出苦恼的对象,也就是我,而我也母子相奸……..。」

过份的意外,使美佐子说不出话,只是看着对方发呆。

星野纱织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非常有气质,充满温暖的色泽,看不出有污秽或苦恼的阴影。

「这是真的吗?难道是……..」

「不知道是儿子不对,还是我的错……..,自从雅夫国三的时候开始发生关系。但绝不是我这做母亲的诱惑他。不分昼夜在一个屋顶下受到儿子的要求,精神已经溃崩,不得已造成那样的结果。」

星野纱织说话的口吻非常平静,但内容非常严重。

美佐子为使自己的情绪安定,拿起茶杯一口就喝光。

「我好像也支持不下去了。被他抱住要求时,几乎要想答应了。」

美佐子深深叹一口气。

「几乎每天都这样纠缠拥抱。儿子从身上散发出野兽般的体臭,用硬邦邦的肉棒拼命顶在我的屁股上……,。」

「我了解因为我是过来人。说实话,我虽然发生关系,但也只有后面。只让儿子弄肛门。绝不让他碰到乳房和性器。也可以说是勉强保护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。我是寡妇,所以受到正在思春期的儿子要求时,我变得很脆弱,但绝不答应他碰性器。」

星野纱织的眼睛里含着笑意,用温和的口吻。

在美佐子的眼睛里出现惊讶和羞涩的表情。听的人好像觉得更难为情,原来她和儿子做肛门性交……..。

纱织点点头,美佐子低下眼睛。

「到目前为止,雅夫对我的肛门还能满意,性慾的火焰消失后,能努力用功。还有和二年级的叫青木的不良少年也不再来往,品行好多了。将来他考上大学忙着和女孩交朋友以后,一定会忘记这种不正常的关系。甚至于想忘记和自己的母亲发生过可怕的事情,我想一定会这样的。」

「原来你是用肛门……..」

美佐子红着脸好像很耀眼的看着纱织。

「是,是肛门性交。有时候一夜发生三次关系,那样的夜晚我会感到非常疲倦……..疲倦的原因是肛门性交也会泄身的关系。」

美佐子的脸更红了。很想立刻离开这里回家。

纱织看着美佐子害羞的样子说。

「你的皮肤很白,又漂亮年轻。这就难怪儿子会抱着你要求了。」

「我那里有漂亮……..」

「儿子们是要好的朋友,做母亲的我们以后也要多交往,商量彼此的苦恼或困难的事吧。我是寡妇,可是你还有先生,你的苦恼一定比我更严重。」

美佐子把视线转移到院子里。虽然窄小但构造文雅,阳光照射在黄梅古树残余的黄色花朵上。那是温和可爱的风景。可是在这个家庭里就演出所谓母子相奸的可怕性关系。而她自己本身……,在丈夫不在的家庭里受到儿子的要求。

美佐子凝视院子落入沉思。

「你怎么啦了我的话太冲击了吗?」

美佐子把视线转回到对方的脸上问。

「屁股……,不痛吗?」

「我不是劝你这样做的。不过要做的时候,在肛门的内外涂上很多油。油是奶油、沙拉油、橄榄油都可以。可是,就是涂上油,插入时还是痛的,尤其抽插时会更痛。但几次以后就会习惯。稍许的疼痛反而变成刺激,能提高美感……..o」

美感的话使美佐子受到震憾,几乎想点头了。

「出去吧,天气很好,到河边去走一走。」

她是企图转变气氛,美佐子觉得她是很聪明的人。

外面的阳光很强,美佐子有一点兴奋的样子。来到河边,二名三十几岁的美丽女性在樱花树下铺手帕坐下,春色正浓。

「我的苦恼不能对丈夫说,也不能对学校的老师说,没有办法只好找你商量……..可是没有想到你和儿子……..我真的吓坏了。」

美佐子看着河水说。

「一定会吧。当被儿子拥抱时,有时候忍不住腔孔里会湿润。那就是危险的信号,如果控制不住答应了,就没有办法挽回。如果怀孕了怎么办,使用保险套也不一定安全,排卵的周期也会出现误差。」

美佐子在心里想,我被拥抱时虽然反抗,有没有让腔孔里湿润的情形呢?不敢说没有。

丈夫是在遥远的柏林。去年十月去担任柏林分公司的总经理以后,还没有回来过一次。这是说有七个月的时间美佐子没有夫妻间的接触。

「美佐子,在你儿子信也的房间里有没有裸体杂志等。」

「是,有很多……..」

美佐子的脸上出现苦笑。

「也有色情录影带吧?」

「好像有看。无论如何他是现代的年轻人。」

「零用钱呢?」

「每月二万。」

「二万!这样多……」

「因为我丈夫要他多买书多看书,所以给他二万元。这也是我丈夫交代的。但信也买的,好像都是色情方面的书或录影带。没有好好用功,好像任何时候性器都是硬梆梆的……..这孩子真叫人头痛。」

美佐子深深叹一口气继缤说。

「我要不要学你那样做呢?……..」

「这个我不能说,你自己要好好考虑……..」

「除了你我没有可以商量苦恼心事的人,今后还要请你多帮忙了。」

「那里,这是彼此彼此。刚才也说过孩子们是好朋友,我们做母亲的也做好朋友吧。」

「是,那是求之不得的事。」

看到这样拜托的美佐子,纱织说。

「你的头部真性感。难怪你的儿子要搂抱,你也有罪,你的罪就是太美了。」

太阳下山后氧温就会下降,感到一点寒冷。白天和星野夫人坐在河岸看的河,河宽稍许变小,水流变急后,从美佐子的家后面流过去。

二个人的家就在附近,不过行政区域不同,走路也要二十分钟左右,在一条很缓的陡坡路上有星野家,路下有柑野冢。在路两侧有很多住宅,天黑以后,家家户户的灯光形成美丽的景色。

就在天完全黑的时侯,信也骑脚踏车经过河上的桥回来了。

「哦,好痛哦。」

放好脚踏车信也摸一摸脸,大概放学后又打架了。

信也走进厨房。母亲正在烤虾,从领口露出雪白的脖子,娇小的身体,信也一句话没有说从后面过去抱住。

坚硬的肉棒碰到美佐子的屁股……。

平时会拼命反抗的母亲,但今天很温柔。信也感到意外的同时用力抱住屁股说:

「妈妈,怎么啦,不生气了吗?」

信也在母亲可爱的雪白耳朵边悄悄说,耳垂变成粉红色。

「真拿你没有办法。」

年轻美丽的妈妈,说话的声音和平时一样柔和好听。

「这样妈妈就没有办法做菜了。放开我,虾会烤焦的。啊……..你不能这样摇动屁股。」

美佐子在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,体重七十五公斤的儿子的雄壮怀里扭动身体时,反而更清楚的感受到坚硬勃起物的接触感。

「信也,不要这样。不过,等一等我会在房里脱光衣服给你看,乳房,还有性器和屁股,所以看在你要老实一点。」

「真的吗?妈妈,真的脱光衣服给我看吗?」

信也放松搂抱的力量时眼睛露出不相信的眼神,美佐子点点头,把烤好的虾移到盘子上,用无奈何的声音说。

「妈妈已经没有力量和你争执了。没有办法抵抗你强烈的性慾和蛮不讲理的要求,虽然对不起爸爸,但我真的累了……我只好下决心了。」

「因为我最喜欢妈妈,没有比妈妈更美丽的女人。」

看到信也又想搂抱,美佐子躲开后,交待他事情。

「把这盘虾子拿过去,等一等我会遵守诺言,但现在你要老实一点。」

母子面对面的吃完晚饭,拿出水果和咖啡,美佐子终于提出来说。

「用屁股好不好呢?如果是屁股……妈妈愿意答应。」

这时候美佐子的脸色通红。就这样和信也谈道德,为保护道德的最后一条线只允许屁股给他。

「信也你要听清楚,绝不可以接吻或摸乳房,当然更不可以摸性器。我会全脱光衣服给你看,但绝对不能碰到刚才说的地方。如果不遵守,妈妈就会咬断舌头。」

「让我想一想吧。」

信也好像努力克制疑惑与欲情的交错。

「好吧,你仔细想一想。」

美佐子拿起咖啡杯的手有一点颤抖。愤怒、羞耻、悲哀等感情混在一起,她的情绪极度不稳。

儿子用手托着下额看电视,是棒球的夜间比赛。

「妈妈,屁股也可以。」

信也好像突然下定决心。

「你能遵守诺言吧。」

儿子点点头,看到妈妈站起来,好像要追上去的样子。

「妈妈,要去那里,坐在我的腿上吧!」

美佐子默默的走向浴室。那是很豪华的浴室,用大理石镶造的浴室非常宽大。

美佐子用自己最喜欢的法国香皂洗全身,特别是洗屁股。

走出浴室,站在洗手间的大镜之前抹乳霜时,信也走进来。

突然拉下美佐子卷在身上的浴巾。

「啊……这是干什么!不能这样……」

一丝不挂的美丽母亲把裸体暴露在性急的高一的儿子面前,用手摀住下腹。赤裸的肉体发出艳丽的光泽。形状美丽如球般的洁白乳房,以及有恼人曲线美的雪白屁股,看的信也头昏脑胀。

美佐子的手离开自己的下腹,轻经抚摸腰到屁股的曲线。

「你一定要遵守诺言,妈妈把这个屁股给你。」

语尾有一点颤抖。照在镜子里的母亲皱起眉头,闭上眼睛,雪白的脸颊已经红润,好像说你可以任意玩弄的雪白丰满的屁股。

「妈妈!!」

儿子突然抓住丰满的二个肉丘,十指陷入肉里,向左右拉开。

「啊……信也!」

美丽的成熟肉体揭开神秘的面目,浅红色的肛门,旁边的肉洞。这不是在杂志或色情录影带上看的性器,而是真正女人的性器。

信也觉得口干,脑海里变成一片空白。

「这里是不可以碰到的禁忌的圣城,是禁猎区。」

可是信也的眼光仍就凝视那一点。

「信也,要遵守诺言,不然我会咬断舌头。」

美佐子的声音也有急迫中产生的威严。

信也的眼睛看到有小皱纹的菊花蕾。那是很可爱的小肉洞……他想要进入这哩了。

「妈妈,能进去吗?」

信也说完之后突然美佐子身体打寒颤。

「不想弄了吗?」

「不,当然要了.」

「那么,我们二个人要合作,涂上油试试看吧。」

一会儿之后,铺在双人床上的浅蓝色床单沾上油污。两个人试过沙拉油和奶油,但都没有办法插进去。

信也气愤的把沾满汗水和油的屁股拉到自己的胸前,用二根手指插入窄小的肉洞里,也不顾美佐子的惨叫,手指在窄小的肉洞里残忍的抽插。

「痛啊!不要那样用力……很痛。」

激烈的疼痛使得美佐子忍不住发出哭叫声。

在母亲的卧房里不断响起悲叫、呻吟、求饶的声音,但残忍的手指终于使得肛门的处女路开通,完成迎接信也肉棒的准备。

信也将肉棒涂满油,对着肛门插入。

「啊……进来了……」

美佐子虽然痛苦的哼着,但也从嘴里发出一种心安的声音。

信也的肉棒确实插入肛门里,可是出于像吸盘的独特感觉产生无比的美感,肉棒立刻开始脉动后就射精。

但他的快感非常强烈,射精的量也非常多。

「妈妈,你觉得怎么样。」

信也用很满足的声音说。

「啊,信也……好像屁股里还有火热的铁棒在里面……热热的……又好像搔痒。」

终于成为儿子的性慾之牺牲品的年轻美丽的母亲,说完就把脸靠在枕头上。

雪白的肩头开始颤抖,虽然没有声音但知道她在哭泣,信也这时候也感到恐惧,默默的坐在那里。

「妈妈……」

声音有一点不自然。

母亲的呜咽声还没有停止。沾上许多油污的屁股,因为射精后沾有精液,看起来更污秽。

美佐子突然站起来,含泪的眼睛发出亮光,那是含泪的微笑。

「以后也要这样遵守诺言知道吗?」

信也好像着迷似的点头。

「妈妈是除了痛以外什么感觉也没有,但我的肛门终于让你的东西进来了。」

然后美佐子用卫生纸替信也擦拭肉棒。

「好大……和茎部比较,龟头显得很大,射精的精子数量也大的怕人,有四、五亿吧。」

美佐子像开玩笑的说,用指尖在龟头上弹一下。

「信也,表情不要那样严肃,笑一笑吧,不然妈妈的心情更沉重。会哀伤的想到柏林的天空。」

美丽的手指摆弄的阴茎,很快又勃起。

美佐子屏住气看那种肉棒勃起的样子。对信也迅速的恢复力,不会疲劳的强大精力使美佐子感到压迫感。信也用那一种兽性的眼光看着美佐子。

「不!不要了!!」

赤裸的细腰突然被搂抱。

「妈妈的屁股还在痛……不要连续的弄……受不了!」

「给我弄!」

强大的力量使美佐子趴下。美佐子扭动屁股拒绝,但不久后哭着抬起屁股,信也立刻抱紧。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

美佐子发出悲叫声。火热的铁棒再度插入肛门里,滴下红色的粘液。

「拔出去!痛啊……信也……」

「妈妈……我爱您……我爱你……」

信也一面喊叫一面疯狂的拼命插入。美佐子对窄小的肉洞快要被撕裂的剧痛感到恐惧。

「不要……这样粗暴!」

美佐子的声音也像喊叫。

「呜……信也……不要折磨妈妈……啊……就在那里停止吧!」

刚才是只有龟头进入,但这一次不同,信也把粗大的肉棒插入到根部。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

美佐子一面呻吟一面很微妙的扭动屁股。火一样发热的肛门大概感觉已经麻痹,只有刺痛的感觉。

「妈妈的屁股怎么样啦?」

「好棒,妈妈的肛门……扩大了,全都进去了。」

「进入到根部了吗?」

「嗯,全部都进去了。」

「强烈的刺激一直到脑海里……。」

「妈妈,痛吗?」

「已经分不出是不是痛了。」

「我的被夹的很痛。」

「那里的洞很窄小所以自然会那样,不是妈妈故意夹紧的。」

在那窄小的洞理塞满的异常感,影响到子宫的感觉,美佐子开始产生淫邪的快感。

「这样不动就好了。」

美佐子感到舒畅,前面的肉洞分泌淫液,这是肛门与腔孔综合的美感。

「乳房。」

突然从信也的嘴里冒出来。

「不可以摸吗?」

一这句话使美佐子突然清醒。

「不可以,绝对不可以,我们不是说好了吗?」

「这个我知道。」

信也顺从的答应,开始抚摸雪白的屁股。

「妈妈,只能弄屁股吗?」

「是……是啊。」

赤裸的趴任那里的姿势,能看出美丽的曲线和屁股的洞里插入肉棒的情形。美佐子的后背上已经冒出汗珠。

「啊……我已经受不了啦。」

信也开始勐烈抽插,抱住漂亮的屁股狠狠插入。

「慢一点……还要慢一点。」

美佐子的声音有一点沙哑,本来咬紧于关忍耐,不久后上身倒下去用嘴咬住枕头。屁股还是被高高的抱起,肉棒凶勐的插入。

美佐子的嘴放开枕头,一面发生呜呜的哼声,不停的问「还没有好吗?」然后好像要使信也早一点射精,自己也开始前后摇动屁股。信也好像唿吸困难的样子,张着嘴巴勐烈抽送。

美佐子也配合凶勐的节奏扭动屁股肉棒的活塞停止动作,开始喷射。

「泄了………..」

这是信也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。

从学校回来就立刻开始肛门性交。

在一楼的主卧房里,美佐子的雪白裸体趴在床上。

「来吧。」

从美佐子的这一句话开始肛门性交。

每天都一样。所以已经能顺畅的插入到根部,双方都已经达到熟练程度的肛门性交。

完毕后母子一起洗澡。然后是晚餐,餐后在厨房里第二次肛门性交。

晚上十点半。美佐子会把饮料与宵夜送到二楼的儿子房间。每天晚上信也会努力用功到十点半。不论英语或数学如果有不会的地方,有东京N大学毕业学历的妈妈会教他。

「信也,你变了。最近肯用功了,尤其数学有很大进步。」

今天晚上美佐子这样赞美信也的努力,然后就开始今天的第三次肛门性交。

结束后美佐子的头发散乱的披在脸上,一面擦拭污秽物说。

「信也,今天这样就能放过妈妈了吧。」

「不行,要让我摸一摸前面的肉缝吧。」

「什么?」

美佐子惊讶的回头看,

美丽的美佐子看到美少年信也时偶而也会有陶醉的刹那,现在他的眼睛里冒出强烈的慾火。

「妈妈趴下来抬高屁股时,就能看到黑毛和前面的肉缝。还能看到像珍珠般的肉球。我很想翻开那软绵绵的花瓣,看一看里面是什么情形,也想摸那里。妈妈,能了解我的心情吧。」

美佐子在心理想,一直害怕的事情终于来了,而且来的很快。

「妈妈,你不明白吗?」

儿子发出尖叫声。

「你要安静一点,你的心情我当然了解。让你看到,但不让你摸,我也觉得很可怜。可是最后的一条线还是要遵守。这也是当初我们说好的。」

「算了!你出去吧!」

信也抓起书桌上的书本丢到美佐子的脸上。美佐子站起来,用哀怨的眼光看一下信也,默默的走出房间。

到楼下的浴室,清理留在肛门的精液。

洗完澡仰卧在床上,美佐子从床头柜拿一本妇女杂志开始看。可是不如不觉流出眼泪,照片和文字都看不清楚了。

「老公……」

丢下杂志,心里想着丈夫的面貌,拉开睡袍,脱下有蕾丝的雪白三角裤,在灯光下暴露出黑色的草丛地带。美佐子柔软的手指在阴毛或阴核上抚摸,在那精力强大的丈夫以前每天晚上抚摸,把火热肉棒插入的肉洞上,美佐子巧妙的运用手指磨擦。

「啊……」

美佐子张开富有弹性的嘴唇露出雪白的牙齿叹息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我和信也发生病态的性行为……那是不得已的,原谅我吧……可是,这里是属于你的……这个又敏感又湿润的地方是你的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手指用力夹住沾上蜜汁的阴核。立刻有电流通过。继续用手指揉搓,电流涌向大脑。

「呜……好……」

美佐子发出哼声,一面用力揉搓阴核一面把左手指插入肉洞里。手指在粘粘的肉洞里转动,右手用力压扁阴核。换手,右手插入洞里,左手在阴核上磨擦。

肉洞里充满蜜汁,同时像火一样热。然后就到泄身的刹那。

「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美佐子发出这样的声音,屁股一起一落的打在床上。

激情过去以后,美佐子用卫生纸清理手淫的痕迹,想到远在欧洲的丈夫,虽然一方面祝福丈夫工作顺利,但不由得一方面产生怨恨的心情。

第二天早晨。信也翘起嘴巴吃完早饭,故意在美佐子面前吸烟。

美佐子立刻把香烟抢过来,但信也翻起白眼看她。

「我要变成不良少年。不肯和我做一般的性交,我就不用功,这样可以吗?妈妈。」

「如果你用这样的态度,妈妈连屁股也不答应了。」

美佐子用严肃的口吻说。

生气时的眼睛显的更美,妈妈的脸上表现出强烈的意志,有高雅的美感。信也好像被吸引过去,来到美佐子的身边开始抚摸屁股。

「信也,你这样会迟到的。」

「脱裙子吧。」

「回来再弄吧,妈妈会等你,快去上学吧……」

信也听到母亲的请求,又拿起书包。

「妈妈,今晚答应全给我吗?」

「你不要胡说,不可以!」

「哼!冷淡的女人。」

丢下这种话,信也走向大门。

「一定要上学。」

美佐子跑到窗边说。

「不要啰嗦!」

儿子说完就跳上脚踏车。身体很大,美佐子想,确实身体长大了。」

家里响起吸尘器的声音,还有电话的铃声。

「喂,我是柑野。」

「我是星野,就是纱织。」

「哦,是你。」

美佐子产生羞耻感,停顿一下说。

「上一次打扰你啦。」

「后来,你的儿子怎么样了呢?」

「是……」

美佐子没有说出来,感到脸上火热。对方好像察觉出来似的轻轻笑一下。

「请报告以后的情形吧。当初找我来商量,你有义务报告呀。」

电话里又听到笑声。

「是,等一等来拜访。」

「不要那样见外。随时都可以,我今天是不会外出的。不过,愈早愈好。」

美佐子开她的小型车先去游泳俱乐部,游泳一小时后去星野家。

开到日式房子的前面,美佐子的心情还是很沉重。在室内游泳池游泳时,心情也没有开朗,信也的事重重的压在她心上。

纱织等在冢里。

「我和信也肛门性交。」

美佐子说完,脸上红到耳根。

「上次和你谈过之后,我仔细考虑,有了这样的结果,这就是我的报告。」

「你和信也一天性交几次呢?」

纱织的声音有一点兴奋。

美佐子红看脸低下头。每天二次到三次,有时候连续五次,她没有办法把事实说出来。

「要求的很多吗?」

美佐子只好点头。

「要多久的时间才会在肛门里射精呢?」

「大慨……五分钟左右吧。」

「哦,相当长久啊。」

「抽插五分钟左右就结束了。」

「他不要求性器吗?」

「最近开始要求,所以我很困扰。」

「这也难怪,全部让他看到了。没有办法只让他看肛门,把那里藏起来。」

「这样好不好?你和我的雅夫去旅行子我和你的信也去旅行,把前后都给他们。这样熄灭他们的火焰。同样的你也把前后给雅夫……没有血统关系的人,心情就轻松了吧。对你那在外国的丈夫就算是闭上眼睛吧…..。如果你答应,从后天的星期六开始。」

「你真是可怕的人……」

「其实,任何女人只要把外表的一层皮拉下去,都是野兽吧。」

纱织的口吻很爽快,美丽的眼睛带着笑容。

丈夫是在贸易公司上班的柑野美佐子心里有不可告人的苦恼。

那是亲生儿子向她要求。他说妈妈好漂亮,给我干好不好,这样要求妈妈的肉体。

在院子里、在房间、在厨房……..。发出如诉如泣的声音从后面抱住她,把硬梆梆的肉棒顶在屁股的缝上。

不论在那里都不能大意。简直就像在家里养一条发情的野兽。所以美佐子要趁儿子上学的时间才敢洗澡。因为洗澡的时间就是最危险的时机。

无论在任何场所里抱住,美佐子也会拼命抵抗。绝对拒绝到底,有时美佐子的反击,指甲在儿子的脸上抓出血迹。但美佐子已经感到疲惫,精神快要瘫痪。

「妈妈要咬舌自杀……..你奸淫尸体吧。」

现在的精神状态,对说这种话也感到疲倦。

天气逐渐变热,要开始穿夏天的薄质衣服。她露出雪白皮肤的模样,一定会更刺激儿子。

想到这里,美佐子的苦恼就更深刻。

美佐子很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,藉别人的智慧解决自己的苦恼。其实得不到智慧也没有关系,只要说出来就好,在这样下去真的会疯了….,。美佐子在心里上已经形成这种程度。

「我对你说真话……..我们是露娜。」

在本地做为插花的教师很出名的,年轻就做寡妇的星野纱织对美佐子这样说,然后好像看她的反应,闭上嘴凝视美佐子的表情。

「什么是露娜呢?」

美佐子从对方的眼色感到异常,但还不了解露娜的意思。

「露娜是罗马神话里的月亮女神。是指母子相奸。你坦白说出苦恼的对象,也就是我,而我也母子相奸……..。」

过份的意外,使美佐子说不出话,只是看着对方发呆。

星野纱织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非常有气质,充满温暖的色泽,看不出有污秽或苦恼的阴影。

「这是真的吗?难道是……..」

「不知道是儿子不对,还是我的错……..,自从雅夫国三的时候开始发生关系。但绝不是我这做母亲的诱惑他。不分昼夜在一个屋顶下受到儿子的要求,精神已经溃崩,不得已造成那样的结果。」

星野纱织说话的口吻非常平静,但内容非常严重。

美佐子为使自己的情绪安定,拿起茶杯一口就喝光。

「我好像也支持不下去了。被他抱住要求时,几乎要想答应了。」

美佐子深深叹一口气。

「几乎每天都这样纠缠拥抱。儿子从身上散发出野兽般的体臭,用硬邦邦的肉棒拼命顶在我的屁股上……,。」

「我了解因为我是过来人。说实话,我虽然发生关系,但也只有后面。只让儿子弄肛门。绝不让他碰到乳房和性器。也可以说是勉强保护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。我是寡妇,所以受到正在思春期的儿子要求时,我变得很脆弱,但绝不答应他碰性器。」

星野纱织的眼睛里含着笑意,用温和的口吻。

在美佐子的眼睛里出现惊讶和羞涩的表情。听的人好像觉得更难为情,原来她和儿子做肛门性交……..。

纱织点点头,美佐子低下眼睛。

「到目前为止,雅夫对我的肛门还能满意,性慾的火焰消失后,能努力用功。还有和二年级的叫青木的不良少年也不再来往,品行好多了。将来他考上大学忙着和女孩交朋友以后,一定会忘记这种不正常的关系。甚至于想忘记和自己的母亲发生过可怕的事情,我想一定会这样的。」

「原来你是用肛门……..」

美佐子红着脸好像很耀眼的看着纱织。

「是,是肛门性交。有时候一夜发生三次关系,那样的夜晚我会感到非常疲倦……..疲倦的原因是肛门性交也会泄身的关系。」

美佐子的脸更红了。很想立刻离开这里回家。

纱织看着美佐子害羞的样子说。

「你的皮肤很白,又漂亮年轻。这就难怪儿子会抱着你要求了。」

「我那里有漂亮……..」

「儿子们是要好的朋友,做母亲的我们以后也要多交往,商量彼此的苦恼或困难的事吧。我是寡妇,可是你还有先生,你的苦恼一定比我更严重。」

美佐子把视线转移到院子里。虽然窄小但构造文雅,阳光照射在黄梅古树残余的黄色花朵上。那是温和可爱的风景。可是在这个家庭里就演出所谓母子相奸的可怕性关系。而她自己本身……,在丈夫不在的家庭里受到儿子的要求。

美佐子凝视院子落入沉思。

「你怎么啦了我的话太冲击了吗?」

美佐子把视线转回到对方的脸上问。

「屁股……,不痛吗?」

「我不是劝你这样做的。不过要做的时候,在肛门的内外涂上很多油。油是奶油、沙拉油、橄榄油都可以。可是,就是涂上油,插入时还是痛的,尤其抽插时会更痛。但几次以后就会习惯。稍许的疼痛反而变成刺激,能提高美感……..o」

美感的话使美佐子受到震憾,几乎想点头了。

「出去吧,天气很好,到河边去走一走。」

她是企图转变气氛,美佐子觉得她是很聪明的人。

外面的阳光很强,美佐子有一点兴奋的样子。来到河边,二名三十几岁的美丽女性在樱花树下铺手帕坐下,春色正浓。

「我的苦恼不能对丈夫说,也不能对学校的老师说,没有办法只好找你商量……..可是没有想到你和儿子……..我真的吓坏了。」

美佐子看着河水说。

「一定会吧。当被儿子拥抱时,有时候忍不住腔孔里会湿润。那就是危险的信号,如果控制不住答应了,就没有办法挽回。如果怀孕了怎么办,使用保险套也不一定安全,排卵的周期也会出现误差。」

美佐子在心里想,我被拥抱时虽然反抗,有没有让腔孔里湿润的情形呢?不敢说没有。

丈夫是在遥远的柏林。去年十月去担任柏林分公司的总经理以后,还没有回来过一次。这是说有七个月的时间美佐子没有夫妻间的接触。

「美佐子,在你儿子信也的房间里有没有裸体杂志等。」

「是,有很多……..」

美佐子的脸上出现苦笑。

「也有色情录影带吧?」

「好像有看。无论如何他是现代的年轻人。」

「零用钱呢?」

「每月二万。」

「二万!这样多……」

「因为我丈夫要他多买书多看书,所以给他二万元。这也是我丈夫交代的。但信也买的,好像都是色情方面的书或录影带。没有好好用功,好像任何时候性器都是硬梆梆的……..这孩子真叫人头痛。」

美佐子深深叹一口气继缤说。

「我要不要学你那样做呢?……..」

「这个我不能说,你自己要好好考虑……..」

「除了你我没有可以商量苦恼心事的人,今后还要请你多帮忙了。」

「那里,这是彼此彼此。刚才也说过孩子们是好朋友,我们做母亲的也做好朋友吧。」

「是,那是求之不得的事。」

看到这样拜托的美佐子,纱织说。

「你的头部真性感。难怪你的儿子要搂抱,你也有罪,你的罪就是太美了。」

太阳下山后氧温就会下降,感到一点寒冷。白天和星野夫人坐在河岸看的河,河宽稍许变小,水流变急后,从美佐子的家后面流过去。

二个人的家就在附近,不过行政区域不同,走路也要二十分钟左右,在一条很缓的陡坡路上有星野家,路下有柑野冢。在路两侧有很多住宅,天黑以后,家家户户的灯光形成美丽的景色。

就在天完全黑的时侯,信也骑脚踏车经过河上的桥回来了。

「哦,好痛哦。」

放好脚踏车信也摸一摸脸,大概放学后又打架了。

信也走进厨房。母亲正在烤虾,从领口露出雪白的脖子,娇小的身体,信也一句话没有说从后面过去抱住。

坚硬的肉棒碰到美佐子的屁股……。

平时会拼命反抗的母亲,但今天很温柔。信也感到意外的同时用力抱住屁股说:

「妈妈,怎么啦,不生气了吗?」

信也在母亲可爱的雪白耳朵边悄悄说,耳垂变成粉红色。

「真拿你没有办法。」

年轻美丽的妈妈,说话的声音和平时一样柔和好听。

「这样妈妈就没有办法做菜了。放开我,虾会烤焦的。啊……..你不能这样摇动屁股。」

美佐子在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,体重七十五公斤的儿子的雄壮怀里扭动身体时,反而更清楚的感受到坚硬勃起物的接触感。

「信也,不要这样。不过,等一等我会在房里脱光衣服给你看,乳房,还有性器和屁股,所以看在你要老实一点。」

「真的吗?妈妈,真的脱光衣服给我看吗?」

信也放松搂抱的力量时眼睛露出不相信的眼神,美佐子点点头,把烤好的虾移到盘子上,用无奈何的声音说。

「妈妈已经没有力量和你争执了。没有办法抵抗你强烈的性慾和蛮不讲理的要求,虽然对不起爸爸,但我真的累了……我只好下决心了。」

「因为我最喜欢妈妈,没有比妈妈更美丽的女人。」

看到信也又想搂抱,美佐子躲开后,交待他事情。

「把这盘虾子拿过去,等一等我会遵守诺言,但现在你要老实一点。」

母子面对面的吃完晚饭,拿出水果和咖啡,美佐子终于提出来说。

「用屁股好不好呢?如果是屁股……妈妈愿意答应。」

这时候美佐子的脸色通红。就这样和信也谈道德,为保护道德的最后一条线只允许屁股给他。

「信也你要听清楚,绝不可以接吻或摸乳房,当然更不可以摸性器。我会全脱光衣服给你看,但绝对不能碰到刚才说的地方。如果不遵守,妈妈就会咬断舌头。」

「让我想一想吧。」

信也好像努力克制疑惑与欲情的交错。

「好吧,你仔细想一想。」

美佐子拿起咖啡杯的手有一点颤抖。愤怒、羞耻、悲哀等感情混在一起,她的情绪极度不稳。

儿子用手托着下额看电视,是棒球的夜间比赛。

「妈妈,屁股也可以。」

信也好像突然下定决心。

「你能遵守诺言吧。」

儿子点点头,看到妈妈站起来,好像要追上去的样子。

「妈妈,要去那里,坐在我的腿上吧!」

美佐子默默的走向浴室。那是很豪华的浴室,用大理石镶造的浴室非常宽大。

美佐子用自己最喜欢的法国香皂洗全身,特别是洗屁股。

走出浴室,站在洗手间的大镜之前抹乳霜时,信也走进来。

突然拉下美佐子卷在身上的浴巾。

「啊……这是干什么!不能这样……」

一丝不挂的美丽母亲把裸体暴露在性急的高一的儿子面前,用手摀住下腹。赤裸的肉体发出艳丽的光泽。形状美丽如球般的洁白乳房,以及有恼人曲线美的雪白屁股,看的信也头昏脑胀。

美佐子的手离开自己的下腹,轻经抚摸腰到屁股的曲线。

「你一定要遵守诺言,妈妈把这个屁股给你。」

语尾有一点颤抖。照在镜子里的母亲皱起眉头,闭上眼睛,雪白的脸颊已经红润,好像说你可以任意玩弄的雪白丰满的屁股。

「妈妈!!」

儿子突然抓住丰满的二个肉丘,十指陷入肉里,向左右拉开。

「啊……信也!」

美丽的成熟肉体揭开神秘的面目,浅红色的肛门,旁边的肉洞。这不是在杂志或色情录影带上看的性器,而是真正女人的性器。

信也觉得口干,脑海里变成一片空白。

「这里是不可以碰到的禁忌的圣城,是禁猎区。」

可是信也的眼光仍就凝视那一点。

「信也,要遵守诺言,不然我会咬断舌头。」

美佐子的声音也有急迫中产生的威严。

信也的眼睛看到有小皱纹的菊花蕾。那是很可爱的小肉洞……他想要进入这哩了。

「妈妈,能进去吗?」

信也说完之后突然美佐子身体打寒颤。

「不想弄了吗?」

「不,当然要了.」

「那么,我们二个人要合作,涂上油试试看吧。」

一会儿之后,铺在双人床上的浅蓝色床单沾上油污。两个人试过沙拉油和奶油,但都没有办法插进去。

信也气愤的把沾满汗水和油的屁股拉到自己的胸前,用二根手指插入窄小的肉洞里,也不顾美佐子的惨叫,手指在窄小的肉洞里残忍的抽插。

「痛啊!不要那样用力……很痛。」

激烈的疼痛使得美佐子忍不住发出哭叫声。

在母亲的卧房里不断响起悲叫、呻吟、求饶的声音,但残忍的手指终于使得肛门的处女路开通,完成迎接信也肉棒的准备。

信也将肉棒涂满油,对着肛门插入。

「啊……进来了……」

美佐子虽然痛苦的哼着,但也从嘴里发出一种心安的声音。

信也的肉棒确实插入肛门里,可是出于像吸盘的独特感觉产生无比的美感,肉棒立刻开始脉动后就射精。

但他的快感非常强烈,射精的量也非常多。

「妈妈,你觉得怎么样。」

信也用很满足的声音说。

「啊,信也……好像屁股里还有火热的铁棒在里面……热热的……又好像搔痒。」

终于成为儿子的性慾之牺牲品的年轻美丽的母亲,说完就把脸靠在枕头上。

雪白的肩头开始颤抖,虽然没有声音但知道她在哭泣,信也这时候也感到恐惧,默默的坐在那里。

「妈妈……」

声音有一点不自然。

母亲的呜咽声还没有停止。沾上许多油污的屁股,因为射精后沾有精液,看起来更污秽。

美佐子突然站起来,含泪的眼睛发出亮光,那是含泪的微笑。

「以后也要这样遵守诺言知道吗?」

信也好像着迷似的点头。

「妈妈是除了痛以外什么感觉也没有,但我的肛门终于让你的东西进来了。」

然后美佐子用卫生纸替信也擦拭肉棒。

「好大……和茎部比较,龟头显得很大,射精的精子数量也大的怕人,有四、五亿吧。」

美佐子像开玩笑的说,用指尖在龟头上弹一下。

「信也,表情不要那样严肃,笑一笑吧,不然妈妈的心情更沉重。会哀伤的想到柏林的天空。」

美丽的手指摆弄的阴茎,很快又勃起。

美佐子屏住气看那种肉棒勃起的样子。对信也迅速的恢复力,不会疲劳的强大精力使美佐子感到压迫感。信也用那一种兽性的眼光看着美佐子。

「不!不要了!!」

赤裸的细腰突然被搂抱。

「妈妈的屁股还在痛……不要连续的弄……受不了!」

「给我弄!」

强大的力量使美佐子趴下。美佐子扭动屁股拒绝,但不久后哭着抬起屁股,信也立刻抱紧。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

美佐子发出悲叫声。火热的铁棒再度插入肛门里,滴下红色的粘液。

「拔出去!痛啊……信也……」

「妈妈……我爱您……我爱你……」

信也一面喊叫一面疯狂的拼命插入。美佐子对窄小的肉洞快要被撕裂的剧痛感到恐惧。

「不要……这样粗暴!」

美佐子的声音也像喊叫。

「呜……信也……不要折磨妈妈……啊……就在那里停止吧!」

刚才是只有龟头进入,但这一次不同,信也把粗大的肉棒插入到根部。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

美佐子一面呻吟一面很微妙的扭动屁股。火一样发热的肛门大概感觉已经麻痹,只有刺痛的感觉。

「妈妈的屁股怎么样啦?」

「好棒,妈妈的肛门……扩大了,全都进去了。」

「进入到根部了吗?」

「嗯,全部都进去了。」

「强烈的刺激一直到脑海里……。」

「妈妈,痛吗?」

「已经分不出是不是痛了。」

「我的被夹的很痛。」

「那里的洞很窄小所以自然会那样,不是妈妈故意夹紧的。」

在那窄小的洞理塞满的异常感,影响到子宫的感觉,美佐子开始产生淫邪的快感。

「这样不动就好了。」

美佐子感到舒畅,前面的肉洞分泌淫液,这是肛门与腔孔综合的美感。

「乳房。」

突然从信也的嘴里冒出来。

「不可以摸吗?」

一这句话使美佐子突然清醒。

「不可以,绝对不可以,我们不是说好了吗?」

「这个我知道。」

信也顺从的答应,开始抚摸雪白的屁股。

「妈妈,只能弄屁股吗?」

「是……是啊。」

赤裸的趴任那里的姿势,能看出美丽的曲线和屁股的洞里插入肉棒的情形。美佐子的后背上已经冒出汗珠。

「啊……我已经受不了啦。」

信也开始勐烈抽插,抱住漂亮的屁股狠狠插入。

「慢一点……还要慢一点。」

美佐子的声音有一点沙哑,本来咬紧于关忍耐,不久后上身倒下去用嘴咬住枕头。屁股还是被高高的抱起,肉棒凶勐的插入。

美佐子的嘴放开枕头,一面发生呜呜的哼声,不停的问「还没有好吗?」然后好像要使信也早一点射精,自己也开始前后摇动屁股。信也好像唿吸困难的样子,张着嘴巴勐烈抽送。

美佐子也配合凶勐的节奏扭动屁股肉棒的活塞停止动作,开始喷射。

「泄了………..」

这是信也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。

从学校回来就立刻开始肛门性交。

在一楼的主卧房里,美佐子的雪白裸体趴在床上。

「来吧。」

从美佐子的这一句话开始肛门性交。

每天都一样。所以已经能顺畅的插入到根部,双方都已经达到熟练程度的肛门性交。

完毕后母子一起洗澡。然后是晚餐,餐后在厨房里第二次肛门性交。

晚上十点半。美佐子会把饮料与宵夜送到二楼的儿子房间。每天晚上信也会努力用功到十点半。不论英语或数学如果有不会的地方,有东京N大学毕业学历的妈妈会教他。

「信也,你变了。最近肯用功了,尤其数学有很大进步。」

今天晚上美佐子这样赞美信也的努力,然后就开始今天的第三次肛门性交。

结束后美佐子的头发散乱的披在脸上,一面擦拭污秽物说。

「信也,今天这样就能放过妈妈了吧。」

「不行,要让我摸一摸前面的肉缝吧。」

「什么?」

美佐子惊讶的回头看,

美丽的美佐子看到美少年信也时偶而也会有陶醉的刹那,现在他的眼睛里冒出强烈的慾火。

「妈妈趴下来抬高屁股时,就能看到黑毛和前面的肉缝。还能看到像珍珠般的肉球。我很想翻开那软绵绵的花瓣,看一看里面是什么情形,也想摸那里。妈妈,能了解我的心情吧。」

美佐子在心理想,一直害怕的事情终于来了,而且来的很快。

「妈妈,你不明白吗?」

儿子发出尖叫声。

「你要安静一点,你的心情我当然了解。让你看到,但不让你摸,我也觉得很可怜。可是最后的一条线还是要遵守。这也是当初我们说好的。」

「算了!你出去吧!」

信也抓起书桌上的书本丢到美佐子的脸上。美佐子站起来,用哀怨的眼光看一下信也,默默的走出房间。

到楼下的浴室,清理留在肛门的精液。

洗完澡仰卧在床上,美佐子从床头柜拿一本妇女杂志开始看。可是不如不觉流出眼泪,照片和文字都看不清楚了。

「老公……」

丢下杂志,心里想着丈夫的面貌,拉开睡袍,脱下有蕾丝的雪白三角裤,在灯光下暴露出黑色的草丛地带。美佐子柔软的手指在阴毛或阴核上抚摸,在那精力强大的丈夫以前每天晚上抚摸,把火热肉棒插入的肉洞上,美佐子巧妙的运用手指磨擦。

「啊……」

美佐子张开富有弹性的嘴唇露出雪白的牙齿叹息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我和信也发生病态的性行为……那是不得已的,原谅我吧……可是,这里是属于你的……这个又敏感又湿润的地方是你的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手指用力夹住沾上蜜汁的阴核。立刻有电流通过。继续用手指揉搓,电流涌向大脑。

「呜……好……」

美佐子发出哼声,一面用力揉搓阴核一面把左手指插入肉洞里。手指在粘粘的肉洞里转动,右手用力压扁阴核。换手,右手插入洞里,左手在阴核上磨擦。

肉洞里充满蜜汁,同时像火一样热。然后就到泄身的刹那。

「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美佐子发出这样的声音,屁股一起一落的打在床上。

激情过去以后,美佐子用卫生纸清理手淫的痕迹,想到远在欧洲的丈夫,虽然一方面祝福丈夫工作顺利,但不由得一方面产生怨恨的心情。

第二天早晨。信也翘起嘴巴吃完早饭,故意在美佐子面前吸烟。

美佐子立刻把香烟抢过来,但信也翻起白眼看她。

「我要变成不良少年。不肯和我做一般的性交,我就不用功,这样可以吗?妈妈。」

「如果你用这样的态度,妈妈连屁股也不答应了。」

美佐子用严肃的口吻说。

生气时的眼睛显的更美,妈妈的脸上表现出强烈的意志,有高雅的美感。信也好像被吸引过去,来到美佐子的身边开始抚摸屁股。

「信也,你这样会迟到的。」

「脱裙子吧。」

「回来再弄吧,妈妈会等你,快去上学吧……」

信也听到母亲的请求,又拿起书包。

「妈妈,今晚答应全给我吗?」

「你不要胡说,不可以!」

「哼!冷淡的女人。」

丢下这种话,信也走向大门。

「一定要上学。」

美佐子跑到窗边说。

「不要啰嗦!」

儿子说完就跳上脚踏车。身体很大,美佐子想,确实身体长大了。」

家里响起吸尘器的声音,还有电话的铃声。

「喂,我是柑野。」

「我是星野,就是纱织。」

「哦,是你。」

美佐子产生羞耻感,停顿一下说。

「上一次打扰你啦。」

「后来,你的儿子怎么样了呢?」

「是……」

美佐子没有说出来,感到脸上火热。对方好像察觉出来似的轻轻笑一下。

「请报告以后的情形吧。当初找我来商量,你有义务报告呀。」

电话里又听到笑声。

「是,等一等来拜访。」

「不要那样见外。随时都可以,我今天是不会外出的。不过,愈早愈好。」

美佐子开她的小型车先去游泳俱乐部,游泳一小时后去星野家。

开到日式房子的前面,美佐子的心情还是很沉重。在室内游泳池游泳时,心情也没有开朗,信也的事重重的压在她心上。

纱织等在冢里。

「我和信也肛门性交。」

美佐子说完,脸上红到耳根。

「上次和你谈过之后,我仔细考虑,有了这样的结果,这就是我的报告。」

「你和信也一天性交几次呢?」

纱织的声音有一点兴奋。

美佐子红看脸低下头。每天二次到三次,有时候连续五次,她没有办法把事实说出来。

「要求的很多吗?」

美佐子只好点头。

「要多久的时间才会在肛门里射精呢?」

「大慨……五分钟左右吧。」

「哦,相当长久啊。」

「抽插五分钟左右就结束了。」

「他不要求性器吗?」

「最近开始要求,所以我很困扰。」

「这也难怪,全部让他看到了。没有办法只让他看肛门,把那里藏起来。」

「这样好不好?你和我的雅夫去旅行子我和你的信也去旅行,把前后都给他们。这样熄灭他们的火焰。同样的你也把前后给雅夫……没有血统关系的人,心情就轻松了吧。对你那在外国的丈夫就算是闭上眼睛吧…..。如果你答应,从后天的星期六开始。」

「你真是可怕的人……」

「其实,任何女人只要把外表的一层皮拉下去,都是野兽吧。」

纱织的口吻很爽快,美丽的眼睛带着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