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少妇 > 正文

火车的包间里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02-05 18:33

《 公车上的母子》

《两个司机一个女子》

在到大厅的路上,玉蓉用杏眼瞪着我说:「你不知道你阿姨回来了吗!没有时间了还扯着丽容猛干,看你下面湿淋淋的一蹋胡涂的,怎么见人!」

我贼兮兮的说:「我去洗一下。」

玉蓉给我一个暴栗,敲在我头上,说:「靠着墙去!」

将我还在外头晃动的阳具含入口中,然后很迅速的将大鸡巴周边都清洁干净了,这样一来我的巨物反而更加的硬挺着。

她亲着我,然后把我的大阳根塞入裤子,隔着裤子捏着肉棒说:「如果你阿姨的事,没有成功,别想再肏我的屄儿,知道吗!」

我笑嘻嘻的在她的胸部上做文章,同时抱住她说:「我的好玉蓉,你抵挡的住我大鸡巴的诱惑嘛?」

她「哼」的一声说:「就算我的肉体屈服,我心理也不服,好了快走吧!我的大鸡巴爷。」

终于我来到了大厅,有二位男子坐在那儿。

放眼搜寻阿姨的芳踪,确是不见身影,直到玉蓉对着二位男子说话我才大概隐约的想到是怎么一回事。

「以茜,这位是亦帆,是你姐姐的儿子。」

此时一位男子转过来同时放下一头的青丝,我傻傻的望着她,心中一片的茫然,虽然是身着男装,确是一丝不减她的绝色,她只有五分像是玉蓉,其它应该是承袭了外公的优良血统。

身高约一百六十五公分,一头乌溜溜的秀发,在屋内受到阳光的反射,呈现出闪闪动人得神韵,一双凤眼透露出自信的眼神,杏眼上方长长的睫毛,随着她若有所思的动作闭合着,有说不出的飘渺青丽。

秀美的鼻下有一张樱桃小嘴,雪白的肌肤将薄薄嘴唇衬托的娇嫩鲜红,看得我心起邪念:「若是将大鸡巴插入这张娇嫩的秀唇中,一定会乐不思蜀的。」

此时阿姨一对细细的蛾眉绉在一起,樱唇都出,一脸不悦,心想:「娘说他多好!多好!我看他还不是个浪荡子罢了,看他对我的眼神和那些色狼劣绅、纨裤子弟,有什么不同,原本还期待这次事情能多个人帮忙,唉!怎么办?」

知女末若母,玉蓉见到以茜的表情,她马上就知道糟糕了,赶紧用手肘顶了我一下,正欣赏的如醉如痴得我才赶快与以茜问好:「阿姨好!我是亦帆。」

阿姨只是「哼」了一声,跟玉蓉说:「娘!我累了,要去休息了。」

以茜跟她的俏婢转身离开大厅,玉蓉过来,急着说:「你看你弄巧成拙了,你怎么初次见你阿姨就用那种眼神呢!你到底想不想要「你阿姨」啊?」

我无奈的说:「阿姨实在太美了,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色心,尤其是心中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,认为阿姨一定会接受我的,所以,自然的流露出心里的想法,唉!随缘吧!」

玉蓉生气的掐了我一下,「什么随缘,就是用强的你也给我想法子,把你的大鸡巴给我肏入她的屄儿里。」

我见她越来越生气,赶紧溜之大吉。

再见到阿姨是中午用餐的时候,她已经换回女装,我心想反正没有希望了,干脆好好的饱餐秀色一番,没想到玉蓉瞪着我,只好收起淫心好好吃饭。

倒是凝瑜及凝芳与以茜谈的很高兴,以茜的俏婢和丽容则是在旁边小声的聊个不停。

丽容扯着俏婢的手,说:「少爷,这位是我女儿,叫「王琳琳」跟少爷问好啊!」

琳琳一脸不屑的说:「少爷好!」

我说:「好!你好!」

我自讨没趣的吃自己的饭。

凝瑜和以茜居然聊到有关这次丝户的事情。

以茜对玉蓉说:「娘,这次很棘手,已经有丝户不受控制,私自卖丝、布给日本的株式会社,价格比现在还低。」

玉蓉吃惊的说:「那还赚得到钱吗?亦帆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!」

玉蓉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,希望我能扳回劣势,没想到我确是耸耸肩得表示没有意见,继续吃我的饭。

玉蓉气的在桌下踢我。

以茜当我不在的说:「若是过年后不能卖出丝、布,到冬天丝织村及依靠我们这边的丝户生计会有问题,到时可能就会投到对方那儿了。」

「这次我去和各村长老商谈此事,大家基本上都支持我们,但是终究是要解决日本低价购买的事,可恨的是原本国内的衣庄布行因为军阀间的战争断了许多订单,不然我们不会这么惨,唉!」

玉蓉终于忍不住骂我说:「陈亦帆你再不说话,凝瑜及凝芳帮我把他的碗筷收起来,不要给他吃饭。」

我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,笑着说:「我是有法子解决,但是对手动用的是一个国家的力量,我要回家一趟,四天过后才有谱。」

阿姨怀疑的看着我,但是凝瑜、凝芳确是以仰慕的眼神望着我,以茜心里不禁替她们婉惜,只觉得我是个吹牛皮的人。

过了一周,我再度回到竹园,身旁多了四位美女和二位男性,慧芸、慧英、洁芳及洁安以及国胜叔及阿猴。

慧芸来则是因为她是名义上「英华储蓄银行的负责人」,此次的重头戏是在慧英的身上,因为丝、布的需求者还是布庄,而宁沪布庄前些时候还断了布料,现在不但成了最佳的解决对象,也可以先将眼前的困难排解掉。

两天赶来的车上除了睡觉时与慧芸及慧英行房外,因为洁芳及洁安在旁,我都很规矩,至于洁芳是我主动邀请她来帮忙的,因为在后来的相处上我发现洁芳虽然读的是人文科学,但是她的计算能力很强,文笔又好,我不禁替当初没有娶她的人感到可惜。

洁芳正好学校放假了,一听我说要到无锡而且是要去跟外国人斗,立刻就答应了,洁安则是听到姐姐要去江苏,就一直吵吵闹闹得要跟着去,亚兰和婉儿被她吵的受不了只好要她自己来问我。

没想到,她用同一招对付我,我被烦得立刻投降了,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就是「一切要听我的」,她自然是满口答应了。

我内心偷偷的窃喜。

「一切要听我的」意味我想做什么她都要顺从,嘿!嘿!

心中已经有一些盘算了。

在回江苏的车上一共订了三间包厢,国胜叔、阿猴及我一间、洁芳和洁安一间、慧芸及慧英一间,只是到了晚上我偷偷溜进了慧芸及慧英的房间,俩人穿着薄纱睡衣盖着被在等我。

俩人快十天没行房了早等的不耐烦了,自从和我发生关系后慧英虽然没有天天和我做爱,但是次数也不会少。

慧芸和我行房后,则是天天被我肏屄,雅婷生儿子后,慧英跟慧芸都是与我同睡,所以这阵子慧英她也是天天挨插,早上起来还要再与俩人肏一次。

一进来俩人就起来了,俩人和我分别亲嘴儿后,三个人都脱光了,慧芸蹲下来将大鸡巴含入口中慢慢吸吮起来。

我则吸着慧英的乳房,右手摸着她的花瓣,过五分钟变成慧英的樱唇套送着大阳具,我的嘴吸揉慧芸的奶子,左手抚摸她的美屄儿。

接着俩人坐上铺脚打开,这个姿势在上周的车上凝瑜及凝芳也是这样子将脚分开来让我品玉,现在口舌下美穴是既成熟又淫荡的嫩屄。

仔细的将慧芸阴户外部轻巧的用舌头爱抚着,双手抓住她柔软的臀部,慧芸双脚挂到我肩上,两手抓着我的头往她的蜜穴靠近。

舌头淌着蜜汁,轻轻的舔吻大阴唇,等湿透后舌尖顶开大花瓣进入了小阴唇处,此时加重力道,登时淫液四溅,整个肉缝被舔的湿嫩不堪,最后还不忘逗留在小肉蔻上肆虐着。

慧芸将我的头用力往她的玉户挤并失神的呻吟:「老公………你……整死我了……肏……屄吧!」

我笑嘻嘻的说:「我还没尝慧英的,好老婆等等。」

接着将慧英的肉穴一样画葫芦的舔了一次,才将大鸡巴分别插入俩人的肉壶中。

云雨过后,三人像是夹心饼干似的挤在一起,慧芸头枕在我的胸部,左脚横跨在我的腰上,大鸡巴还紧紧的与她的美屄结合在一起,她也不让我拔出来,我感受到俩人对我的依恋是越来越深。

慧芸亲了我一下说:「换妹妹和你温存了!」

她将阴茎退了出来,手扶着大鸡巴将龟头对准慧英的花瓣,帮我将大玉茎插入了慧英的蜜穴中。

慧英:「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真好……老公这次要怎么解决丝户与日本株式会社之间的事?」

我将慧英抱着,然后转身将面朝上,慧英贴在我身上,慧芸则在我左侧。

我调整好姿势后说:「我想先将丝织村的丝布买下,然后跟其它丝户做一次价格战,其它方面则要视状况而定,因为不定因素太多了。」

后来三人睡着了,早上还没有起床,洁安就跑来敲门,慧芸赶紧将衣服穿好后,帮我及慧英将帘子拉好,才去给她开门。

她一溜烟的钻了进来,神情十分高兴,毕竟她是第一次坐火车,这一路来就像是游山玩水一样,她少年心性,自然是既好奇又兴奋。

没想到她居然走到卧床侧,似乎想看什么,慧芸赶紧拉了她出去,经过她一搅和,原本早上与慧英及慧芸行房的欲望就被打散了。

大伙到餐车上用餐,吃了一半,洁安拉着我东跑西跑的到处看,最后到她的房间,一直闻着从她身上飘来的处子幽香,等回过神来后,才发觉已经到了她的房内。

她关上了门后,贼头贼脑的突然回头问我:「亦帆哥!你是不是睡在慧芸姨的房内?」

我立刻说:「胡说八道,那有!」

她贼贼的笑着说:「哼!不用不承认,我要去告诉姐姐。」

我一把抱住她,然后笑嘻嘻的说:「忘记你答应我的条件了吗!」

她立刻脸红的说:「那你承不承认你睡在她们房里!」

我说:「承认就承认,有什么好怕的。」

她和我还抱在一起,玲珑剔透的肉体,透过衣服感觉到一点也不像是只有十五岁的女孩,胸部的突起非常有弹性的抵着我的胸膛。

她笑着说:「你在她们房内做什么?」

我也笑着说:「有没有一切要听我的?」

她微笑点点头。

我在她耳边说:「做什么,我表演一次你就知道了。」

轻吻了她的耳珠……

她失神的说:「哥……你……你……要……做什么?」

我已经吻上她的樱唇,同时双手将她衣襟打开,摸上两颗是成熟的美乳。

她害怕得说: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

我停下来再将她抱入怀里,轻声的问她:「你喜欢我吗?」

她脸红的说:「喜欢!」接着她又说:「可……是……可是……这要结婚后才能做的。」

我笑着说:「你想嫁别人?」

她立刻说:「胡说!只……只想嫁你」

我看着两团雪白嫩肉说:「这就对了!你只想嫁给我,谁说一定要有结婚的形式?才能行房。」

她害羞得说:「你……你……这个色狼……啊……啊!」

我已经吸着从未被人侵犯过的樱红乳头。

一直吸到乳头立了起来,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嗯声没有间断过,她看我停止吸吮她的乳房,就说:「你怎么不吸了!」

我亲着问她:「美不美?」

她点点头说:「从来不知道这儿被抚摸吸吮是这种滋味!哥……我胸部美不美?」

我又吸上乳头说:「美极了!」

她呻吟着说:「姐……姐……的……也……很美!」

车厢外传来走路的声音,俩人像是做了亏心事一样,赶紧整理好衣服,接着洁芳进来了,她大概查觉气氛不对,一双杏眼看着我们俩,我尴尬的连忙告退。

当晚就到了竹园,大家先安置妥当后,就休息了,由于坐车的疲惫,晚上虽然有凝芳、凝瑜陪睡,我这晚确是一觉到天明。

隔日慧英即开始收购丝布的动作,同时请以茜向丝织村的村民表达要拼价格的意愿,由于此次收购了大批的丝布,不但用高价购买,而且开立的是英华银行的钱票,这样一来吸引了不少游离的丝户,前来卖货。

但是紧接着下来的价格战,却是一败涂地,当我们降价后,敌对的丝户也跟着降,自然货品卖不出去,我们的丝户们倒是没有什么怨言,因为前波的购买价格足够让他们过一整年了,但是对英华银行而言确是大大的失血。

以茜虽然知道我这次行动失败了,但是解决了众多丝户的生计问题,她的心中实在是放下了一块巨石,看到我闷闷不乐的样子。

居然首次主动的跟我说:「亦帆!钱再赚就可以了,这次当作是救济吧!而且洁芳算出来,以现在拼的价格根本就是亏本,我们不卖还少亏点!」

这句话可真是把我给点醒了,我呆呆的想了一会,连忙赶到洁芳那儿。

一脸疲倦的洁芳及洁安看到兴奋的我,都不解的看着以茜,经过快三周的相处,她们已经成为很好的姐妹淘,以茜摇摇头做了一个不了解的姿势。

我请洁芳把计算的结果告诉我。

洁芳说:「亦帆哥,我们拼的价格一匹布约十两银,一匹丝约十五两银,这几乎是做白工了,他们如何赚钱?」

我说:「这些成本有没包含制作过程中所产生的费用?」

洁芳说:「有!我就是怕会漏掉,所以请王村长将所有制造过程,所产生的钱都列了明细。」

我高兴的说:「有救了!对方不是亏钱,就是偷工减料!」

我开心的抱着洁芳亲她的脸庞。

她害羞得叫起来:「啊!」

凝芳及凝瑜正好过来说:「发生什么事?」

我立刻说:「阿姨,请所有站在我们这边的丝户,正常生产,若是能增产的话也可以,但是品质一定要好,另外告知他们,我们将要「降更低的价格」,然后将这个风声放出去,但是记得不可以卖任何的货。」

「若是丝户有犹豫,不妨告诉他们,宁沪布庄绝对会买他们生产的货,接着最重要的是想法子把所有要购货的订单,都推到对方那儿!」

洁芳拍手笑说:「我知道了,除非对方也有银行作后盾,不然卖的越多亏的越凶,一下就垮了!」

以茜以不一样的眼神看了我一下,说:「到时候能供货的就只剩我们的丝户了!」

我笑嘻嘻的说:「不止!还有这次布庄多买的丝布说不定也可以借机卖出,大赚一笔。」

「唯一让人担心的事,就是万一对方也有雄厚的底,那就变成持久战了。好了!不管了!先让对方亏一屁股吧!」

以茜对着我笑说:「那儿有你说的那么难听!」

我看着她绝美的容颜又呆瞪了一阵,这次她狠狠的瞪我一眼,确是满脸的笑意。

原本预期的长期抗战并没有发生,约十天后,就有日本的株式会社找上门来了,原来那些削价竞争的丝户为了赚钱,果然偷工减料,这些货到日本不久就遭到了退货,而那些丝户呢,就烟消云散了。

没有竞争者,这下子可变成卖方强势起来了,以茜与日本人接触回来后,才和我们说了大致的状况。

原来公元的新年,本来就是日本丝布的消费高峰,中国的丝布在日本占有一定的份量,结果缺货的结果已经造成日本丝布的涨价。

我笑着说:「自食恶果,还没有结束呢,要整整日本人!」

以茜笑着说:「我已经要求对方要派出能决定事情的人,对方亦提出同样的条件,所以我提出你,对方同意了。」

我惊愕的望着她,她俏皮的说:「要听阿姨的话!」

只见其它人都偷偷的在笑。

事情发展下来,到现在心理才踏实许多,下午以茜带着琳琳,我及洁芳、洁安去游苏州有名的庭园,国胜叔驾马车,琳琳在旁指路,以茜、洁芳及洁安和我挤在马车里。

随着马车的振动,四人肉体时有磨擦,大阳具慢慢兴奋起来,我的手慢慢的偷摸上了洁安的臀部,揉捏了好一阵子。

终于来到了庭院,琳琳带着洁芳、洁安到处看,我则与以茜慢慢的散步着,闲聊中我发觉以茜似乎和我亲近了很多。

要回程时,先入座的我早就将手摸入洁安的臀部,大腿有意无意的磨擦洁芳的大腿,大鸡巴硬了起来,正好以茜站着,交代国胜叔要回家了,车一动,她整个人倒在我的怀里,大阳具直挺挺的顶在她小腹上,她身上的幽香加上柔软弹性的胸部让大鸡巴更加的粗大。

以茜很自然的起来后与我们话家常,她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但是她留在我身上的感觉却挥之不去。

回到竹园,大家忙着准备晚饭,而我回到房内都没有人,洁安此时来找我,一看四处无人就整个人投到我的怀里,我亲着她心理却怕别人闯入而坏了好事,于是把她带到玉蓉的房内,开始上下其手。

洁安食髓知味的说:「哥哥,你喜欢我的乳房吗!」

我忙的呜咽的说:「喜欢!」

「那你再给我吸吸,我很舒服的!还有你今天怎么在车上乱摸人家,摸的人家难受死了。」

她边说边将衣襟打开,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。

我将手从裙下摸了进去,隔着裤子抚摸她的臀肉。

「喜欢我摸吗?」

「喜欢!」

看她的神情似乎非常享受,我也受不了,将大鸡巴掏了出来,右手牵着她的小手来握我的大阳具。

「啊!这是什么?这是你的………」

她脸红的放开我的男根。

「它好粗,这样怎么………插的……进去?」

我先吸吮她的乳头,再次牵她的柔夷来摸阴茎,她这次握住就没有再放开。

我吸着乳头,舌尖绕着乳晕转圈,右手轻轻带着她的手前后搓动,她一学就会了,我两手摸着她的臀部,抚摸一阵子,慢慢移至前方,隔着裤子摸揉她的私处。

「好妹子,你真会用,你湿了,你好像很有经验?」

「去你的!人家也是第一次摸男人的东西,你不要老摸人家那儿!」

「好妹子,你懂男女之间的事?」

「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姐姐那儿有一些色情的画本,看过几次就知道了,你这色狼!你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

原来我把手伸入她的裤内直接摸里面的嫩肉,她阴毛稀稀疏疏的不多,私部相当的丰满,手往下终于摸到了肉缝上,她的肉缝相当敏感,轻轻的滑两下,就湿淋淋的一片了。

手想离开,她确又说:「哥!你摸的好舒服,再摸摸!」

我笑着说:「不知道谁才是色狼?」

突然门「碰」的一声打开来,玉蓉及慧芸俩人走了进来,俩人同时娇嗔的瞪我。

「就知道你不「干」好事,躲在这儿戏弄洁安。」

洁安不安的说:「婆婆、慧芸姨不干亦帆哥哥的事,是…是我自愿的……」

慧芸过来笑说:「怎么!看到你亦帆哥的大鸡巴,春心动了,呵!呵!」

「我们找不到你们俩,我就和你慧芸婶四处找,最后才想到这儿,亦帆你和日本人谈完后,我们今年回上海过年,你慧芸婶邀请我们回陈家热闹热闹。」

我高兴的直说好。

我和洁安衣衫不整的坐在床沿,慧芸过来后坐在我另外一边,小手轻轻帮我套送还硬挺的阳具,而我早已将手摸入她衣内,把玩她的双乳。

玉蓉接着过来说:「你还说要天天肏我,你看几天没肏了。」

「蓉姐衣服不脱了,等下要吃饭了,把裙子内裤脱了,先让洁安看看咱们的大鸡巴爷是怎么肏我们的。」

慧芸帮我裤子脱了,还帮洁安也脱了,还轻轻的吻了洁安的额头说:「你娘及大娘要把你和你姐嫁给你亦帆哥。」

洁安羞答答的说:「我已经听姐姐说过了」

洁安看着我与玉蓉及慧芸淫秽的一幕,她的下体感到更加的潮湿,此时玉蓉以观音坐莲的方式坐到我怀里,将大阳具对准了穴儿「噗吱」一声将整根大阳具套入。

「好…美……好……粗……洁安……赶快……给你……亦帆哥……肏你……

的……小屄……你……会……尝到……神魂颠倒……的滋味!」

玉蓉慢速的套送着,接着加快速度。

「慧芸姨那个插入真的有那么美吗?」

慧芸看着洁安直盯着玉蓉和我的结合处说:「在家,我每天都被你哥哥的大鸡巴肏,早上起来时再做一次,当大鸡巴插在我的屄内时有说不出的舒爽。」

玉蓉下来换上了慧芸,慧芸慢慢套入后对洁安说:「洁安……你…看这……

是……我们……女人……的……快乐之棒!」

随即套送起来,等慧芸停下,要三人躺在床上先轮流的插送玉蓉及慧芸,插得俩人都高潮了,才爬上洁安的身上。

洁安露在外面的私处,肉鼓鼓十分丰满,先在肉缝上舔着,她反应很激烈,「啊……嗯……还要……」

受到鼓励的我,才仔细的将整个屄及旁边的嫩肉舔了一遍。

「吃饭了!」

以茜的声音还是把我们的行为打断了,我亲着洁安的嘴说:「好妹子,我想肏你的紧屄。」

「嗯!」

洁安还在享受着刚刚的欢愉,接着偷偷在我耳旁说:「哥……你晚上再来肏我,同时我也要你把大鸡巴插入姐姐的穴里。」

玉蓉催着我去吃饭,到了饭厅后,用餐时,以茜及洁芳坐在我身旁,我还没射精,所以被俩人的幽香熏得淫欲又起,故意用脚去磨擦俩人的腿,一开始还有意无意的,到后来我干脆将腿粘在俩人的玉腿旁,享受柔软温润的滋味,心里奇怪的是俩人都任由我的腿贴着她们的玉腿。

以茜突然在我耳边耳语着:「你刚才是不是在肏我娘还有你慧芸婶?」

我傻了一下说:「你怎么知道!」

我直接就承认了。

「你当我傻子啊!你看她们那种云雨过后的满足,谁看不出来,哼!」

我看她如此开放的和我说话,忍不住说:「你又没有偿过那种滋味,你怎么知道!」

俩人趁着大家乱哄哄热闹的机会如此交谈着,在外表上似乎还隔阂着什么,但是在心里我知道她不但秀外慧中,而且做事沉稳,就在此刻我突然觉得她的心是跟我结合在一起了。

「你把她们弄成那样,太明显了,还有洁安你是不是染指她了,她居然出现了那种成熟女人才会呈现的娇态?」

我偷偷的摸了她臀部一把:「我最想染指的是你,我也想让你尝尝云雨过后的满足,嘿!嘿!」

「喔!」

她狠狠的捏了我的大腿,大家都看着我。

我赶紧说:「没事!没事!被蚊子叮了,大家吃饭。」

腿上虽痛,心里确是十分甜蜜。

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