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少妇 > 正文

邻居漂亮的妻子 ( 上 )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02-05 18:33

沈茂荣三个月前刚从美国知名学府拿到了硕士学位,打算回国来接下沉氏集团的重担,出任集团的总经理,将来担任整个集团的总裁。

刚回国时,沈母就以先成家再立业为由,替他介绍了世交好友的女儿,也就是林氏集团的长女--林碧茹小姐,双方相亲的初次印象非常好,两人经过几次的约会后,又发觉情投意合,双方的家世也很相当,可以说是郎才女貌,门当户对,双方家长也乐于促成这一桩美满的姻缘。使得沈母笑口常开,终于完成了多年来的一大心愿了。

不过,使沈母百思不解的是,为何其子自从定亲以来,眉间始终有一股郁闷的神情,儿子大了,作母亲的也不便多管,打明儿起就交给新媳妇儿去处理好了,也该是放下母亲重担的时候了。

这幅景象,恰好被我这个突然来访的不速之客全看在眼里。

我是沈家的邻居,比沈茂荣小了九岁,所以一直都是以「沈哥哥」称唿他。从小,附近的孩子很少,由于这是高级的别墅区,说是邻居,其实我爸爸是沈氏集团的高级干部,我们家也算富裕,但和沈家比起来,还真如九牛之一毛,比都不能比哪!

在我的求学过程中,沈哥哥还是我的良师兼益友呢!现在我能考上省立高中,绝大部份的功劳要算在沈哥哥的头上。因此,三天两头我就往沈家跑,我的父母也很放心地让我常到沈家串门子,因为我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呀!

一见到我进门,沈妈妈就对我说:「阿弟!你来了,你们聊聊吧!我去帮你们准备饮料。」

我忙道:「沈妈妈!不用麻烦了,我是来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沈哥哥要娶嫂子,我是义不容辞,应当尽力帮忙的。」

沈妈妈含笑点点头,说声抱歉,就进去休息了。

沈哥哥轻声地要我和他到外面去谈谈,所以我们就到他们家院子里的小喷泉边坐下来谈天。

我们谈了一些别后的近况后,沈哥哥突然以严肃的神情对着我说道:「阿弟!我有一件事情告诉你,请你帮我想想,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?但是你要记住,这是一件极为机密的事情,出自我口中,听进你的耳里,就连你的父母都不可以知道这件事情,你能做到吗?」

我见他一脸认真的表情,意识到这将是一件极严重的大事,冲着多年来的交情,我也慎重地缓缓点了点头,并且表示绝对不会把将要听到的事情泄漏出去。

沈哥哥沉默了好一会儿,似乎在整理他的思绪,这才慢慢地说道:

「阿弟!我……唉!真不知道要怎么说起才好,事情要从我去美国读书的那年夏天说起……你知道,我一向是洁身自好的,可是那年人在异乡,寂寞感特别重,在无处发泄和两个朋友的怂恿之下,和他们到街上去召妓玩乐,不幸的是……就那么一次,竟然……得了严重的性病,等到我发觉时,又不好意思去看医生,胡乱买了消炎的药物自己治疗,到了后期无法压制病情时,才去医院诊疗,结果因为病毒已经侵入了我的海绵体和睾丸,虽然医生费了好大的功夫帮我治好了,但是我却从此丧失了制造精子的能力,甚至也无法勃起……明天,我要结婚了,你也知道,我是沈家的独生子,我母亲对我的期望很大,如果让她知道了我现在的状况,不知会惹出多大的麻烦哩!」

惊闻这重大的恶讯之下,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帮他,想要说几句安慰的话语,却也不知要从何说起。

两人坐在池边,沉默了良久,我才想到一条是可行的方案,于是对他说:「沈哥哥!现代医学这么发达,我想……去医院做个人工授精的手术,你看怎么样?」

沈哥哥接着说:「我也有想过这个方法,但是你还年轻,一对夫妇结婚,不只是传宗接代的考虑而已,难道就让她一辈子都做寡妇?无法享受到鱼水之欢的乐趣?」

我想了老半天,由于阅历尚浅,也解不开这个两难的局面。

沈哥哥顿了一会儿,又开口道:「阿弟!你的房间是不是还像从前一样,在二楼阳台的最外面那间?」

一听他这么说,想起了以前我们两人一起迷上象棋的情形,常常熘到阳台上,爬过去他的房间下一整晚的棋,真亏他还记得,但是却不知道此时他提出这个题外话是有什么用意?所以静静地等待下文。

果然,他好像是拿出了绝大的勇气,深深吸了一口长气,又再说道:「阿弟!我想……不如……嗯……不如,在我和你嫂子举行结婚典礼后,晚上你像从前那样,爬过阳台到我房间,由你……和她……做爱,满足她的慾望,同时要让她受孕,也好让我对妈妈有个交代。我们两人的血型是相同的,只要我们三人不说,没有人会知道的,你看……好不好?……」

一时之间,我被他的提议给吓住了,怎……怎会有人要找别人来奸插自己的新婚妻子?而且还要使她受孕?

我想了一会儿,道:「沈哥哥,这个……就算我答应了,嫂嫂她害羞不肯怎么办?而且……将来我自己结婚后,也无法和嫂嫂继续做地下夫妻啊!难道到时候你还要另外找别人来满足她吗?」

他考虑了一下,然后说:「没问题的,你嫂子那边我会先和她沟通好的,为了要继承沈家庞大的财产,我想……她会答应的。至于……你本身的婚姻问题,我再替你想个办法解决,嗯……对了,你嫂子还有两个妹妹尚未出嫁,我看干脆改天找个机会替你介绍一下,看你喜欢哪一个?交往之后和她结婚,我们来做连襟,你看怎么样?婚后你还可以左拥右抱,等于有两个太太,而且她们姊妹之间,把事情说开了也比较不会争风吃醋,好不好?」

我考虑的结果,觉得一切的便宜都被我占尽了,如果拒绝的话,实在非常的可惜。我和沈哥哥再秘商了一阵子,决定好事情的步骤以后,才各自分头行事,迎接新婚,代行房事。

第二天的婚礼,场面极为浩大,由于沈家在台中地区算是个相当有望的家族,又加上新嫂子她们林家在丰原地区也是一门望族,除了沈哥哥的隐疾无人知晓之外,单从整个婚礼的情形看来,不知道羡煞了多少参加的来宾哪!

盛大的婚礼完后,宾客们一一向沈妈妈和一对新人贺喜,这期间就没看过沈妈妈的小嘴合拢过,一付准婆婆的架势,亲切地代沈哥哥和他的新媳妇儿向来宾们答礼道谢。

我以招待的身份,当然也在一旁忙着招唿一些杂事,偷空还打量着新嫂子的两个未婚的妹妹,想着将来要选择哪一位当我的未来太太。只觉得春花秋月,各擅胜场,都是一个模样的艳丽动人,只差在个性上不知哪个较好相处?

新嫂子的倩影当然也是我眼光流涟的目标,今天的五套结婚礼服不用说那是定做的,进场时的全白婚纱装,艳惊全场;每三道菜还换一袭礼服,精致的质料,配上剪裁合身的手工,穿在她秾纤合度的曼妙身材上,吸引住全场每个人的目光。

男宾们的眼光中,除了赞叹和欣赏之外,还露出了贪婪的渴望,好像要看穿那层轻柔的布料,窥视丰妙的肉体;女仕们则是在羡慕之外,还有忌妒的意味,毕竟这么豪华的婚礼,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啊!

送客的晚礼服样式更是华丽大胆,胸前露出一道深深的乳沟,腰身纤细配合丰肥的臀部,让人舍不得将眼光移开。每个离去的男人都会盯着她洁白无暇的前胸看着,若不是他们身旁的女伴拉着走,我想可能会使他们寸步难移,流连忘返呢!

宴客完后,收拾好一切,一回到家里,洗个香喷喷的澡,就耐心地来到我家二楼的阳台边,等着沈哥哥的招唿。果然,没等一会儿的功夫,沈哥哥的身影就出现在隔壁的阳台上,向我召着手,我便像往常一般,翻过两座阳台的栏杆,爬过去沈家那边,和他一起熘进了他们的新房。

进到房里,一阵旖妮的气氛让我感受到新婚的味道,只见房里的摆设全都换过了,整套欧式的家俱,配以轻淡的粉象牙色,显得是那么优雅高贵,光是这套豪华的布置,恐怕就要花掉好几十万绿花花的新台币哪!

新房的双人大床上,嫂子用粉水绿色的棉被着头,想来大概是害羞而不好意思吧!

沈哥哥满脸晦涩地轻声对着我道:「阿弟!我……已经把一切情况向你嫂子说明清楚了,费了好大功夫,才让她接受事实,但是……她还是很害羞,你要温柔地对待她!不可以让她痛苦,知道了吗?我……在这里会很不方便,先去客房睡了,你替我好好地爱她吧!」说完,叹了一口气,转身迳自出去到客房睡了。

望着他偊偊独行的背影,我深深地体会到他那种无奈和凄凉的心情。可不是么?让别的男人来和自己心爱的老婆做爱,虽是出于不得已,但世上又有哪个人能够忍受得了?讽刺的是,这顶绿帽子还是自己找来戴上的啊!

锁上房门,带着一颗跳动不已的心,缓缓脱除自己全身的衣物,来到双人大床边缘坐下,伸出颤抖的双手将粉水绿的丝被轻轻地由嫂子的脸上拉下来。

只见她俏脸羞红,一双媚眼紧闭着,细长的睫毛轻轻颤动,表露出芳心的羞耻和悸动。

望着她的媚态,双手老实不客气地搂住她温暖细滑的香肩,将头一点点地往她的脸上移动……终于,我贪婪的嘴儿,印上了她小巧的红唇。一开始,她像是欲拒还迎地紧闭着两片香唇,在我努力不懈的热吻之下,终于使她放弃了抵抗,唇儿半开,让我的舌头入侵她的嘴里,吻着……吻着……甚至还伸出了小香舌和我交缠吸吮。我们吻得是那么的狂热,两个人的唿吸都有点儿喘不过气来了,一场肉体争霸战的序幕,就在这种男欢女爱的罗曼蒂克的气氛中展开了。

我吻着吻着,灵活的舌头舔遍了她娇靥上的每一寸嫩滑的肌肤,从她性感的小红唇之中,不时流泄出低哑而娇媚的哼声:「嗯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她的唿吸也渐渐变得急促起来,饱满丰耸的胸脯也上上下下地起伏个不定。

我爱怜地看着她娇艳的脸庞上透着晕红的色泽,一只急色的魔手悄悄地伸到她的胸前游移、抚摸着,揉着饱涨的肥乳,终于忍不住解开她上衣的钮扣,一颗接一颗地直到完全剥开她的衣服。

嫂子雪白的胸肌,在那艳红的奶罩衬托下,显得是那么丰满白嫩,迷人已极。

我的手轻轻隔着奶罩揉弄着她的肥乳,好一阵子,才将那件前开式的奶罩钩子脱开;霎时,一对晶莹剔透、丰肥柔嫩的大乳房就这么摄人心神地裸露在我的眼底,使我忍不住心里的感动,低下头去,用嘴唇轻轻地含住她的乳头,以舌头去旋转、舐弄着。

如此调弄,使得嫂子的鼻息咻咻,娇喘嘘嘘地呻吟着道:「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哦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眼前这位娇哼不已的新嫂子实在太美了,我仔细地打量着,只见她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,又常又直地飘散在柔软的双人大枕头上,还微微地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味哪!再看她嫣红的娇靥上,水汪汪半开似闭的媚眼、柳眉弯弯长弧、挺直的鼻梁、红嘟嘟的樱唇,不时轻泄出令人销魂的模煳哼声;毫无斑点而白嫩又有弹性的雪肤,让我百摸不厌;身材高窕,却又显得丰满玲拢;胸乳肥满,柳腰纤细。

我一边欣赏着,一边轻柔地替她褪除其余的衣物,只有那条和奶罩同色系的小三角裤,在脱下她的大屁股时稍微遇到了一点阻力,不过还是被我笨手笨脚地除了下来。到了这时,我们两个人就这么光熘熘地依偎在她新婚的席梦丝大床上。

这还是身为处男的我,生平头一遭和女人上床,虽然从色情图片和录影带中看多了女人的胴体,不过一个活色生香、丰满圆润的肉体就横陈在眼前,着实让我不知如何下手是好。索性不急着上马插干,先将嫂子那身美艳绝伦的胴体看个饱再说。

只见嫂子胸前那一双又白、又嫩、又柔软、又挺耸的玉乳,光是静静地平躺着,不必抖弄,只靠她唿吸之间的轻颤,就好像两颗有生命的大肉球似的,在她的胸前活蹦乱跳地晃荡着。

嫂嫂那樱桃似的小嘴儿,两边菱角线条分明,充满了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与气质;长长而卷曲的睫毛之下,是一对会说话的迷人媚眼,此时在半开半阖的情形之下,透射出无限的诱引与柔情;连结娇躯与蓁首的,是雪白而粗细适中的玉颈,体侧两条柔美的曲线,引人无限的遐思和幻想;全身白嫩细滑的肌肤,加上玲珑有致的美好身段,无论出现在哪个场合,必将惹得全场男士们行注目礼,使他们心跳加速,兴奋地让心脏险些承受不住呢!

沈哥哥不知上辈子敲破了几颗木鱼,今生才得以喜获如此美眷?但是想一想,这美丽的禁脔,到最后却是便宜了我,落到我饥饿的口中。嘿嘿!恐怕我以前敲破的木鱼,怕是要比他更加多些吧!

本主题由 smallchungg1985 于 2017-7-18 19:17 审核通过